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峰个人博客

山西出版集团

 
 
 

日志

 
 
关于我

齐峰,山西出版集团党委书记、总裁,山西大学新闻学与传播学研究生首席导师。曾任《语文报》社长、总编、山西师范大学副校长、山西大学副校长等职。 曾发表《科学出版观初探》等较有影响的论文50余篇,出版专著2部,主编图书60余种。目前承担国家级课题3项(《中西部出版产业发展的战略思考》、《山西出版史研究》、《青少年报刊研究》),省级研究课题6项。

积极投身数字出版洪流之中  

2007-07-04 09:22:17|  分类: 中国新闻出版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积极投身数字出版洪流之中

                                     齐 峰

20世纪90年代初,当第一本电子图书出现的时候,正如很多新生事物所遭遇的那样,并没有受到很多关注和支持。经过几年的沉寂,随着视屏数字化技术的开发,特别是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它才焕发出生机。此后,数字出版迅速成为一股不可阻挡的潮流席卷了全球。目前,虽然纸介图书仍然在出版业中占据主导地位,但数字出版正以新兴力量的姿态大举进入出版领域。

数字化出版在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而在国外早已蔚然成风。如时代华纳公司、贝塔斯曼集团、微软等传媒和IT巨头都陆续进入数字出版领域。英国哈珀·科林斯出版集团也从2001年开始对图书进行数字化存档,成为全球第一个自行将已有图书数字化的出版公司。目前,哈珀·科林斯公司已有1万多个与纸质图书相匹配的项目,而他们开发的“数字书房”也已经拥有众多的读者。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是,2000年3月14日,美国畅销书作家斯蒂芬·金的《骑弹飞行》在网上出版,标志着数字出版完成了无纸出版的尝试。该书出版的第一天,小说就被下载了40万次。随后,斯蒂芬·金宣布不再与西蒙·舒斯特公司合作,自己在网上出版连载电子小说《植物》。无疑,斯蒂芬·金在出版史上是一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人物,这一事件带给我们很多启发。

首先,确立了网络出版的地位。《骑弹飞行》最值得关注的地方,在于它是世界上第一本只出电子版本而不出印刷版本的图书。网络出版在主要技术上已经没有任何障碍,一台计算机就完成传统出版从写作、编辑、制版、印刷等多个环节的工作,销售方式也从书店购买转为付费下载,凡此种种都表明数字出版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存在。

其次,现代出版具有巨大潜力。一天下载40万次,甚至造成了网络的堵塞,这的确让人瞠目结舌。曾经有人认为,电子图书需要通过屏幕进行阅读,不符合几千年来人类固有的阅读习惯,前景堪忧。而如此庞大的下载量显示,屏幕并不构成阅读的障碍,也许内容才是决定性的因素。

第三,创新了出版方式。斯蒂芬·金不再与出版商签约,独立在网上出版小说,使自己成为自我出版商。这对出版社来说意味深长。在传统出版中,出版社负责图书的策划、生产、发行,离开出版社,作品与读者之间就会发生断裂,整个文化生产和传播的模式就不复存在。在网络高度发达的时代,作者通过网络与读者直接建立联系,将会省略掉出版社这个中间环节。这对出版社提出了警告和挑战。

不管我们对传统出版有多少眷恋,都必须清醒地看到,数字出版已经是大势所趋,它向传统出版业提出了挑战,中国出版界必须抓住这一机遇,依靠数字化的技术支持,完成出版业数字化发展的蜕变。

国内数字出版为何进展缓慢

尽管数字出版是大势所趋,但数字出版在我国的发展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乐观。雷声大,雨点小,理论意义远远大于实践意义。据有关资料显示,全国已有500多家出版社参与到了数字出版的进程之中,但总体上说,参与的深度不理想,所建网站也仅限于形象宣传、信息发布这些粗浅的功能。目前我国四大电子图书出版商——北大方正、书生、超星、中文在线,并不是传统的出版单位,在这一过程中,出版社只是提供内容,而没有发挥更多的作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认识误区。现在纸质图书依然是出版社主要的利润来源,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出版社对数字出版还缺乏清醒的认识,不愿意关注,不舍得投资。

也有些传统出版人认为,数字出版只是为出版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它本身是空壳的,必须借助传统出版的内容资源。斯蒂芬·金在网上发表《骑弹飞行》的收入达到数十万美元,如果网络出版的传播与收益超过了纸质图书,那么大多数作者都会离开传统的出版社而转投到网络的旗下。翁寿昌先生在《关键一役——传统出版业数字化路线图》中指出:“可以预见,网络原创内容持续累积,必将导致由量变到质变的深刻变化。而这种变化,可能从根本上形成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的断层。”在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依然存在竞争的条件下,这样的提醒足够引起我们的警觉。

也有人说,由于纸质图书的阅读已成为人类的习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改变。但新一代读者对电子屏幕的感情并不亚于老一辈人对书香的感情,年轻一代进行屏幕阅读的频率和时间已经超过了纸书的阅读。屏幕读者可能就是未来社会的阅读主体。我们不能忽视这个潜在的人群。

行业鸿沟。数字出版需要两个行业的结合:一是具有较强策划、组稿、编辑能力的出版人,一是具有IT业背景的技术商。严格地说,出版业现在的队伍存在着很大的知识缺陷,不足以单独担负起数字出版的责任。所以对出版从业人员进行数字化教育是非常必要的,否则只能是隔靴搔痒,仰人鼻息,在数字化的大门外徘徊。由此产生的后果是,整个出版社的发展在固守传统出版的同时,游离于时代发展之外,在市场的竞争中逐步被削弱。

技术缺陷。除了出版社的迟钝外,数字出版本身的技术缺陷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出版社参与的积极性。首先是版权保护问题。由于互联网免费下载和电子书的简单拷贝,使出版者忧虑读者阅读了电子书不仅不能带来直接的收益,而且还会影响纸质品种的销售。其次是手持阅读器的技术标准问题。现在阅读器的生产技术标准不统一,电子产品不能在一个统一的数据接口进行信息交换,也影响了电子书的普及。再次,电子屏幕的舒适感也应该进一步改进。同时网上支付的商业模式也要不断改进。

其他的原因还有许多,比如投入巨大,收效较慢等等,但关键的症结是认识问题,没有将数字出版放到未来发展战略的高度上来认识,由此延误了数字出版在我国的发展进程。

构建整体统一的大出版观

在讨论数字出版的时候,我们总是不自觉地站在传统出版的立场上,把数字出版当成传统出版的对立面。就是在展望数字出版为产业带来广阔前景的同时,字里行间也充满了隐忧,担心传统出版会走上穷途末路。我们认为,这是一种狭隘的立场。正确认识数字出版的真正意义,就必须从出版产业发展的战略高度来认识。从构建统一的大出版观出发,衡量传统出版和现代出版的关系。

树立现代出版与传统出版互补双赢观念

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现代出版与传统出版将同时存在。现代出版与传统出版的互补双赢是对当下出版形势的一种基本认识。

互补。在电子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图书读者也产生了分化。一部分读者保留着纸质图书的阅读习惯,另一部分读者则慢慢适应了电子阅读。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值得重视,电子图书快捷便利,纸质图书则更宜于深度阅读,纸质图书与电子图书同时存在,满足了不同读者的阅读需求。可以说,目前纸质出版与数字出版的同时存在,使出版完成了为广大读者提供精神食粮的任务。

双赢。一本书出版后制成电子版在网上发表,或者纸质图书与电子图书同步出版,就会通过不同的渠道将信息传递到读者手中。相对于网络的覆盖面而言,纸质图书的信息传播是有限的。读者在网上进行“尝试阅读”后,很可能转而在书店购买纸质版本,选择最终的纸质阅读方式。这也从一个渠道沟通了出版社和读者的联系,刺激了读者的阅读欲望,从而有效地拓展了纸质书的购买市场。

另一方面,网络图书与读者的即时互动,也为出版社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反馈信息,为出版社进一步把握市场动态,了解读者需求,完善图书结构,打造精品创造了条件。

积极参与到现代出版的洪流之中

将即有纸质产品数字化。出版社积极与技术开发商合作,将多年积累的具有一定市场销售价值的图书进行数字化处理,委托技术商在其销售平台上经营,通过定期结算的方式与技术商进行利润分成。这是大多数出版社开展数字出版的捷径,其目的在于挖掘纸介产品的附加值。这是数字出版的初级阶段,它的意义除了获得额外的利润外,还为出版提供了一个数字化的平台,促使出版人向数字化靠拢。

建立数字出版生产交易平台。通过出版社内部网络建设和外部相关单位联网建立出版社的数字出版生产平台。这一点相对来说是较容易实现的。通过数字出版生产平台的建设,可以有效整合生产资源,实现编辑加工的数字化、印刷复制的数字化;再通过网上发行支付系统的建设,完成原有纸质图书的展示和销售;进一步通过二维条码新技术、DRM技术、数字水印技术等版权保护技术、下载软件、阅读软件、网上交易支付软件的支持和保护,完成数字出版物出版和网上销售活动。

实现跨媒体出版。数字化出版发展趋势是跨媒体的出版,目的是要实现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的互补互动发展。充分发挥纸介质图书和电子媒体各自的优势,将一个主题作品用不同的媒体形式表现,为读者提供更丰富,表现更直观,具有交互特点的服务。

继承传统出版的优良传统

当我们为出版的数字化做着各种准备的时候,并不能忽视传统出版的重要意义。只有把传统出版业做好了,数字出版才能够有一个坚实、雄厚的基础。因为这种转变是一种形态意义上的更新,而作为内容产业,出版的本质并不会发生根本的改变。数字出版要继承传统出版对内容的执着追求,继承传统出版人性化的品格,继承传统出版杜绝平庸、崇尚卓越的精神,而不能在泥沙俱下的网络之中迷失方向,丧失了出版的功能和作用。

从传统出版转型到数字出版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的工程,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对数字出版的憧憬之中,而是要尽快制订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数字出版规划,建立一支数字技术和出版业务兼通的复合型的编辑和经营队伍,积极投身到数字化出版的潮流之中,以积极的行动迎接数字化出版时代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5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